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27th Mar 2007 | 北非摩洛哥 | (334 Reads)

2006年10月17日

Imam 說他家離旅館很近,我們緊緊跟著他這邊一拐那邊一轉,不到半分鐘我完全失去方向感,再走十五分鐘,他鑽進路旁一個洞口,原來裏面是一條小弄,他推開弄旁一扇木門,低頭進去,那就是他的家了。

Picture歡迎我們的是Imam的姊姊及妹妹。Imam 的爸爸是柏柏人,與媽媽長年在撒哈拉沙漠邊緣做旅遊生意。姊姊已婚並有孩子,父母不在時她就負起照顧弟妹們飲食的責任,齋戒月的每一頓破齋宴尤其重要。我瞥眼向矮几望去,只見食物滿几,差點就歡呼起來,不要怪我缺了禮數,來摩洛哥幾天我也實在餓得狠了。西北非的農產品本就不多,阿拉伯人與柏柏人似乎也不怎樣講究飲食,再加時值人人齋戒,真可謂“冇啖好食"。此時看見桌上有蛋有魚,休息了幾天的唾液腺立時啟動,我們屁股才剛沾到沙發,姊姊已經給我與M汋來一碗又濃又香的湯。我忽不及待呷了一口,忍不住就大喊一聲『好湯!』

 

PictureImam 與妹妹

Picture飯桌上我們又認識了Imam的表哥及弟弟。弟弟的名字忘了,不過他有一個很有趣的身份,是一隊名為 “Les garçons d'aujourd'hui” (法語,英譯為”Boys of Today”) 的hip hop樂隊的成員。樂隊存在與否不重要,弟弟的打扮倒真的很"rock",破牛仔褲撒染上油漆,頸項及腰際掛了不少金屬鍊,走路像hip hop。他說他的樂隊在菲斯不同的夜蒲點巡迴演出,有一次認識了一日本女孩,現在是他的女朋友了。我問他日本女孩現在在那兒,他說回日本了,過些日子他要去探她,然後他說,這日本女友是Mitsubishi家族的女兒。我聽罷禁不住大笑。這弟弟跟他那日本女友可真是半斤八兩,一字謂之曰『充』。繼即食麵及隨身聽,熱愛到國外尋歡的日本女可算得上是日本國第三項貢獻世界的偉大輸出﹗不過話說回來,這弟弟模樣頗俊俏,難怪入得了日本女孩的法眼。他收藏了一本個人寫真集,飯後取出來給我觀賞,原來是一本相薄,齊集了他從嬰兒到現在的照片。看來又是個水仙花情結者﹗

飯後Imam帶我們夜遊古城,參觀了好些盤踞於廢置宮殿的手作坊,又打擾了一群在上課的小孩。逛了兩個多小時,Imam領我們回旅館,在門口他說了一番漂亮的話,不提一個錢字卻把話暗示得非常明白,我早有準備,給他200 dirham(US22),心裏有些感概,他的藻辭不卑不亢,態度自然,沒半點勉強你的意思,但又能讓你心甘請願,這就是劉德華說的服務態度了,他的英語還是在街上而非課堂裏學來的呢!為甚麼我們旺角街頭做類似買賣的青年就沒這樣的水準?

 

Picture原本是一座宮殿的成衣作坊

Picture上晚課的小孩



| 24th Mar 2007 | 北非摩洛哥 | (338 Reads)
2006年10月17日

從馬拉喀什乘10個小時火車抵達菲斯(Fes)時已近黃昏,心裏很不踏實。

Picture早聞菲斯古城是有名的大迷宮,沿著山坡而建,也沒甚麼發展規劃,七百年間因人口增加,你在我門前建一座新房,我拆你的路起一座宮殿,古城不斷擴充,城內的街巷卻越來越迂迴狹窄,宮殿,寺廟,民居,市集混在一起。牆高巷窄,把陽光都擋住,欲以太陽辨東西也不能,若非從小住在這裏根本不可能弄清路徑。

前一晚我聯絡上菲斯古城內的一家旅館,說是在城門口進去不遠。但來摩洛哥四天,對當地人的時空概念也有了點了解,跟中國內地差不多,『前邊就是』等於還有幾里,『很快就到』其實還要個把小時。我把 Rough Guide 裏菲斯古城的地圖牢牢地研究了好幾遍,在火車上見天色漸暗,實在心焦,天黑後走進迷宮可不好玩﹗

到了城門一看,文縐縐地說是車水馬龍,實情是亂七八糟,我不敢把旅遊書拿在手裏,在摩洛哥,當遊客的只要露出一丁點兒迷路的神情,人家就會拿你作羊牯(這一點跟中國內地不同,在國內,無論你顯得多有自信,一眾合法跟非法的旅遊從業員都不會把你放過。)只好吸一大口氣﹐憑記憶(對地圖的)硬闖菲斯古城。誰知還未穿過城門﹐竟被一年約廿多歲的小子攔住﹐我與M臉如寒冰﹐也不理他﹐逕自走路。他面向我們﹐一邊倒行一邊遊說我們去住他的旅館﹐雙手揮動﹐表情豐富。入得城來人驢爭路﹐彎彎曲曲﹐難得他不用轉頭看路也不會撞上甚麼﹐定是城內長大的孩子了。擠擠碰碰的走了十多分鐘﹐終於看到旅館的名字﹐我吁一口氣﹐以為可以擺脫這小子了。誰知這小子兩步三跳的跑到旅館門前﹐把門打開﹐說﹕『就是這兒了﹗』原來我們要去的竟是同一家旅館﹐有這麼巧﹗

這小子叫Imam﹐按說他任務已完﹐不用再費神招呼我們﹐但他耽在我們房門外不走﹐口中不停地道﹕『我們摩洛哥人最好客﹐對賓客的熱誠出自心底最深處﹐過五分鐘就破齋(break fast)了﹐懇請兩為尊貴的客人到舍下共享晚飯﹐絕不收費﹐絕不收費﹐完全出於真心…』藻辭浮誇﹐卻說得流利﹐這番話肯定常說。我把門打開﹐只見他雙手重疊按著左胸﹐口中仍然不住道﹕『完完全全出於真心。』

齋戒月期間伊斯蘭人只可於日落後至日出前吃喝抽煙造愛﹐日落後第一頓飯叫“破齋”﹐有點像我們的團年飯,是一家人共聚慶祝的時間。Imam發出邀請時我和M都面有難色,不過聽到Imam說他家在古城內時,我們就不再猶欵了。在網上旅遊論壇發帖的驢子都以能參與當地人的破齋飯局為傲,不過他們去的大都是新城區的高廈單位,怎及得上幾百年古城民居的原汁原味?為了這點虛榮,我們跟著Imam走進迷宮一樣的菲斯古城,去體驗這難得的伊斯蘭風俗。




| 20th Mar 2007 | 北非摩洛哥 | (363 Reads)

2006年10月16-17日

Picture在馬拉喀什耽了三天﹐時已過中秋﹐不過非洲的秋老虎實在厲害﹐住在古城中的Riad 沒空調﹐拍照又不順利﹐燥意漸生﹐於是我們決定去Fes之前先到海邊涼快一番。

我們從馬拉喀什乘三個多小時的巴士到大西洋岸邊的索维拉(Essaouira)。車子停在城外﹐我們住的Jack's Apartment 則在城的另一端﹐我們須背著大包小包穿過整個古城。路兩旁是一至兩層高或商或住的居停﹐白牆藍門黃窗框﹐聽說索维拉“收留”了很多藝術家﹐難怪色彩配得這麼亮麗﹐處處悅目。還未走到 Jack's Apartment 我就喜歡上這個海邊小城。

Picture Picture

PictureJack's Apartment 就在海邊的城牆內﹐天台對著大西洋﹐古城盡收眼底。房間的佈置舒適溫馨﹐竟有點 boutique hotel 的味道﹐價錢卻比馬拉喀什的 riad 還便宜﹐一天270dirham (US30) (馬拉喀什我們住Celia Riad, 一天440dirham - US49 )是全程性價比最高的房間。

 

Picture Picture

索维拉在漫長的歷史中經歷了不同的身份﹐最初是一個魚港﹐七世紀阿拉伯人來後漸漸把她發展為一商港,十六世紀西班牙開來炮船,豎炮設壘,索维拉成為一個邊防重鎮。殖民者走後索维拉重拾她最初的魚港身份,進入廿一世紀,她的最新的定位是『非洲風之城』,以天賦本錢吸引歐美遊客。今天索维拉已是個玩滑浪風帆的勝地。

Picture Picture

我們在索维拉呆了兩天一夜,沾了這裏的悠閒氣質,反正沒甚麼要緊的名勝,便整天無所事事,逛古城﹑吃東西。別人都下沙灘騎駱駝,我們懶得走動,倚著牆壘看海鷗,拍日落,過了兩天舒適暢意的日子。

Picture Picture

註: Riad 是以民居改建的小型旅館﹐形制似中國的一進四合院﹐二至三層﹐中央為露天庭院﹐中置一方水池﹐天台遍植花樹﹐樹底設几桌。有些老外住在riad﹐整天也不外出﹐從早到晚在天台曬太陽﹐玩貓兒﹐聽一天五次的禱告鐘聲﹐優悠自在﹐真真正正是在渡假。



| 18th Mar 2007 | 北非摩洛哥 | (402 Reads)
2006年10月13-15日

Picture那年在新疆喀什﹐M拍照拍得好不過癮﹐無論男女老幼﹐在鏡頭面前不但不閃不退﹐還會以笑容配合﹐小孩子更加不得了﹐看到M的相機便不顧一切衝到跟前﹐爭著做模特。於是M有了一個想法﹐認為伊斯蘭人對外人熱情大方﹐不拘小節。這次出發前M添置了好些鏡頭﹐磨拳擦掌﹐預備狠狠地把所謂的“伊斯蘭異國風情”記錄一番﹐誰知頭天晚上在馬拉喀什的平民大廣場(Djemaa El Fna)便數度遭挫。

PictureDjemaa El Fna 是個平民食吃喝玩樂的廣場﹐齋戒月期間﹐偌大的廣場在白天只有幾家供應遊客的果汁檔﹐冷冷清清的﹐可是待得破齋(break fast)之鐘響起﹐人叢便向廣場湧去﹐一座座熟食檔在固定位置上迅速搭起來﹐雜技郎﹑樂隊﹑賣藥娘﹑傳統的阿拉伯說書人(講古佬)﹑蒙面占卜婦等娛樂販子瞬間便把廣場填滿。人們飽餐後便各擇所好﹐聚攏一起﹐把賣藝者圍在中間﹐享受一整晚的廉價娛樂。聽說傳統的阿拉伯說書技術已漸漸失傳﹐像很多中國的傳統技藝﹐沒多少年青人願意花上時間﹔於是馬拉喀什Djemaa El Fna的說書娛樂成為摩洛哥最獨特的一道風景﹐所有介紹馬拉喀什的旅遊書或雜誌無不把Djemaa El Fna聽說書列在“必看”表(must see)上﹐連旅行團也專程來參觀。

Picture有著精明經商頭腦的阿拉伯人把這都看在眼內﹐當然不會放過拓闊收入的機會﹐近年來賣藝者們開始向遊客索取拍照費﹐旅遊書上早有警告﹐M雖然小心奕奕﹐從不正面向著他們﹐也不用閃燈﹐到底還是被人抓過正著﹐他們一邊高聲吰喝著我們不懂的言語﹐大概是不準拍照之類﹐一邊伸出手掌要錢。我一把把M拉開﹐拔步就跑。M偷拍的距離越來越遠﹐但不知如何﹐總是讓人發覺﹐M一氣之下﹐索性把照相機收起來。我們在馬拉喀什三晚﹐見到不少老外被人抓住呢。

Picture後來我們慢慢發現﹐阿拉伯族的伊斯蘭人其實很抗拒被不相干的人拍照﹐拍女人尤其是大忌。這一路上我們就被喝止過幾次﹐最後只好拍貓兒﹐不過就算是拍動物也要小心﹐在Chefchaouen我們認識一韓國人﹐他說拍騾子時竟被騾子的主人喝罵。

我想﹐來摩洛哥旅行需要有返朴歸真的準備﹐把眼睛從鏡頭後釋放出來﹐用最直接的方式去觀賞這片特別的土地。




| 15th Mar 2007 | 北非摩洛哥 | (387 Reads)

20061013-15

Picture在摩洛哥﹐阿拉伯語與柏柏語為第一/二語言﹐法語雖為第三語言﹐不過一般四十歲以下受學校教育的人都能操流利法語﹐西班牙與摩洛哥只隔著狹窄的直布羅陀海峽﹐又是其前前宗主國(法國之前)﹐西語遂為第四語。對只操世界語言英語的遊客﹐不好意思﹐你們自以為橫掃世界的語言霸權心態在這裡不管用。我與M在馬拉喀什的巿集逛了三天﹐頭一天像啞巴一樣﹐第二天終於突破溝通障礙﹐憑的竟是一句英話﹕I am Jackie Chan


此話怎說﹖摩洛哥以旅遊為其國家主要入息之一﹐旅遊從業員以消費水平把遊客分等級﹐法國人當然是最高級﹐西歐其他富國及日本人大概不相上下,是為第二級﹐來自阿拉伯半島的阿拉伯人與美國人為第三級。我們逛市集時,售貨員動輒以日語問候:"Konnichiwa", "Sayonara", "Osaka"。後來我們開始先發制人,他們嘴唇剛動,我便搶著說"China", M則道"Hong Kong"。他們聽後大都一臉茫然,有的還鍥而不捨地追問 ”Japan?" 大概以為ChinaJapan的一個市吧。直到第二天,M沒好氣道 "Hong Kong"後,年青店員竟反問 "Jackie Chan?",我們立刻來勁了,連連擺出功夫架勢,附近幾個無所事事的年青人立即聚攏過來,向我們露出友善笑容,口中不停念叨著 "Jackie Chan" 這句 "咒語"


此後每當見到當地人射出詢問眼神時,我們立刻說:"I am Jackie Chan",對方便會擺出一副交心的樣子,或大讚成龍的國家(意指中國)是摩洛哥最好的伙伴,或要求下次他到香港旅行時帶他見成龍。不單在馬拉喀什如是,縱跨摩洛哥國土的幾個大城也如是!


Picture托成龍的福﹐亞洲其他動作明星在摩洛哥也找到市場﹐當中的表表者當然是泰國的Tony Ja


成龍大哥,你好嘢!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