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11th Apr 2007 | 北非摩洛哥 | (561 Reads)

2006年10月18-20日

旅館的天井是個小市集,晚上可熱鬧了,雨水滴滴淅淅地下過不停,串門子的磨在店鋪裏閒聊喝茶抽煙玩鬧﹐阿拉伯流行曲播得震天價響,我們睡不著,唯有用耳朵去品味索沙灣的百姓生態,竟聽出了一點“七十二家房客”的味道來。直至半夜一點多,喧聲漸退,我們才矇矇入睡。

第二天往窗外一望,還在下著細雨,我們也不著急,又不趕景點,雨再大也沒甚麼。況且逸居山上,沒點風霜雪雨也不像樣,古來山林隱逸之詩詞都挺“陰涼”的。

Picture我們慢條斯理地吃過早餐後,走到小城中心找一家餐廳坐下,對著古堡看書喝薄荷茶,差不多中午才起程往山上走去。沿途逗貓兒玩了一會,又替好些可愛的小孩拍照。走到山城的頂端,原來是一家小學,剛好是放學時候,孩子都圍上來,朝著我以西班牙語打招呼。(摩洛哥北部由於毗鄰西班牙,西語是為他們的第一外語﹐南部則以法語為第一外語。)

Picture

Picture離開學校再往上走,轉一個彎後回頭一看,整個索沙灣山城就在眼下。從城中向山看去,山頭有一座伊斯蘭寺,那就是我們的目的地了。走了大半個小時,轉過山坳,原來寺廟已經荒廢,邦克樓塌了一半,牆上的藍色已碌落得七七八八,抬頭只見天低雲暗,一陣涼風刮來,心底驀地一陣蒼涼。忽然身後響起一陣腳步聲,我心裡犯疑,我們位處山頭制高點,剛才四外張望,除了遠處另一個山頭有一處村落外,四周明明無人。我轉頭看,是一個樸實的中年漢子,我們交換笑容,彼此說一些簡單的英語單詞,然後要求與他合照。

Picture拍照後我們離開,中年漢子忽然把我們叫住,吐出一句生硬的英語:『要大麻嗎?』我們吃了一驚,急忙搖頭,只見他氣定神閒,指著另一個山頭的村落道:『要,找我』果然是從那邊來的。不過為甚麼我們沒看見他過來呢?敢情吃大麻的人都身輕如燕,輕功高強?

原來摩洛哥北部的 Rif 山區盛產大麻,山裏的人世代吸食大麻,是他們生活文化的一部份。六七十年代,Rif 山區甚至成為歐美嬉皮族的渡假聖地,在這裏,抽大麻是合法行為,而且價格便宜。不過現在摩洛哥已與國際接軌,合法抽大麻的日子一去不返,執法單位對本地人寬鬆處理,對外國人卻鐵腕無情,甚至會安排便衣執法人員引誘遊客落搭,然後當場拘捕。旅遊書上早有警告,我們看著那模樣老實的村漢,暗忖會不會是遇上了索沙灣無間道?山居的三天兩夜裏,我們四次被“邀請”抽大麻。

仙人都住在山上,仙人的形像又總是雲裏霧裏的,敢情是大麻的作用?該翻書看看,中國的道教名山是否出產大麻…

待續…



| 3rd Apr 2007 | 北非摩洛哥 | (420 Reads)

2006年10月18-20日

Picture索沙灣(Chefchaouen)是一個位於摩洛哥北部Rif山區的的小城﹐她的藍﹐仿如天﹑又如寶石。我第一次看見索沙灣的照片﹐心立刻呯呯亂跳﹐剎那間唇乾舌燥﹐竟與照片中的蔚藍小城談起戀愛來﹐知道這趟北非之行若不在索沙灣住上兩天必致終生遺憾。於是在菲斯才過了一夜﹐第二天便急不及待乘六小時的長途巴士往這個美麗的山城去了。

小城沿著山坡而建,城門位於山城的最低處,車子還在對面山頭行駛時我已大概把索沙灣的地勢看明白,自問沒本事背著行囊走上坡路找宿頭,進城後便在第一家旅館下榻,離城門大約廿步的距離。

放下行囊,已近黃昏,我們披上風衣,踏著石板路緩級而上,不理方向,随緣而行。城內沒有任何機械交通工具﹐因巷道陡斜,或為坡道,或為梯級,連自行車也不能用,因此空氣特別清涼。與摩托車滿街的馬拉喀什及人口過密的菲斯比,索沙灣真是一處靜謐的避世之所。

Picture Picture

山城內生活設施簡單卻完備,環境一流,就算一輩子不離開也不是甚麼難事。這兒的老人大都微微曲背,大概是走了一輩子斜路的關係,雖然如此,他們卻不用拐杖,身骨子看來還很堅朗,起碼罵我們(拍照)時聲音仍很響亮。

 

Picture這裏的牆﹑門﹑路大都塗上藍色,原因眾說紛紜,有說這是驅趕害蟲的顏料,有說是猶太人引入的傳統。我卻想,當初建立山居的人也許是為了逃避亂世而來。他們走到山腰,停下竭息,吸入一口山間清涼濕潤的氣息後,抬頭一看,心靈霎間寧靜下來,從此定居下來,並把居處塗成天的顏色,在地如同在天,山居從此成為他們亂世裏的桃源,代代繁衍。而我與M則有緣在此渡過三天兩夜的山居歲月。


Picture




| 27th Mar 2007 | 北非摩洛哥 | (334 Reads)

2006年10月17日

Imam 說他家離旅館很近,我們緊緊跟著他這邊一拐那邊一轉,不到半分鐘我完全失去方向感,再走十五分鐘,他鑽進路旁一個洞口,原來裏面是一條小弄,他推開弄旁一扇木門,低頭進去,那就是他的家了。

Picture歡迎我們的是Imam的姊姊及妹妹。Imam 的爸爸是柏柏人,與媽媽長年在撒哈拉沙漠邊緣做旅遊生意。姊姊已婚並有孩子,父母不在時她就負起照顧弟妹們飲食的責任,齋戒月的每一頓破齋宴尤其重要。我瞥眼向矮几望去,只見食物滿几,差點就歡呼起來,不要怪我缺了禮數,來摩洛哥幾天我也實在餓得狠了。西北非的農產品本就不多,阿拉伯人與柏柏人似乎也不怎樣講究飲食,再加時值人人齋戒,真可謂“冇啖好食"。此時看見桌上有蛋有魚,休息了幾天的唾液腺立時啟動,我們屁股才剛沾到沙發,姊姊已經給我與M汋來一碗又濃又香的湯。我忽不及待呷了一口,忍不住就大喊一聲『好湯!』

 

PictureImam 與妹妹

Picture飯桌上我們又認識了Imam的表哥及弟弟。弟弟的名字忘了,不過他有一個很有趣的身份,是一隊名為 “Les garçons d'aujourd'hui” (法語,英譯為”Boys of Today”) 的hip hop樂隊的成員。樂隊存在與否不重要,弟弟的打扮倒真的很"rock",破牛仔褲撒染上油漆,頸項及腰際掛了不少金屬鍊,走路像hip hop。他說他的樂隊在菲斯不同的夜蒲點巡迴演出,有一次認識了一日本女孩,現在是他的女朋友了。我問他日本女孩現在在那兒,他說回日本了,過些日子他要去探她,然後他說,這日本女友是Mitsubishi家族的女兒。我聽罷禁不住大笑。這弟弟跟他那日本女友可真是半斤八兩,一字謂之曰『充』。繼即食麵及隨身聽,熱愛到國外尋歡的日本女可算得上是日本國第三項貢獻世界的偉大輸出﹗不過話說回來,這弟弟模樣頗俊俏,難怪入得了日本女孩的法眼。他收藏了一本個人寫真集,飯後取出來給我觀賞,原來是一本相薄,齊集了他從嬰兒到現在的照片。看來又是個水仙花情結者﹗

飯後Imam帶我們夜遊古城,參觀了好些盤踞於廢置宮殿的手作坊,又打擾了一群在上課的小孩。逛了兩個多小時,Imam領我們回旅館,在門口他說了一番漂亮的話,不提一個錢字卻把話暗示得非常明白,我早有準備,給他200 dirham(US22),心裏有些感概,他的藻辭不卑不亢,態度自然,沒半點勉強你的意思,但又能讓你心甘請願,這就是劉德華說的服務態度了,他的英語還是在街上而非課堂裏學來的呢!為甚麼我們旺角街頭做類似買賣的青年就沒這樣的水準?

 

Picture原本是一座宮殿的成衣作坊

Picture上晚課的小孩



| 24th Mar 2007 | 北非摩洛哥 | (338 Reads)
2006年10月17日

從馬拉喀什乘10個小時火車抵達菲斯(Fes)時已近黃昏,心裏很不踏實。

Picture早聞菲斯古城是有名的大迷宮,沿著山坡而建,也沒甚麼發展規劃,七百年間因人口增加,你在我門前建一座新房,我拆你的路起一座宮殿,古城不斷擴充,城內的街巷卻越來越迂迴狹窄,宮殿,寺廟,民居,市集混在一起。牆高巷窄,把陽光都擋住,欲以太陽辨東西也不能,若非從小住在這裏根本不可能弄清路徑。

前一晚我聯絡上菲斯古城內的一家旅館,說是在城門口進去不遠。但來摩洛哥四天,對當地人的時空概念也有了點了解,跟中國內地差不多,『前邊就是』等於還有幾里,『很快就到』其實還要個把小時。我把 Rough Guide 裏菲斯古城的地圖牢牢地研究了好幾遍,在火車上見天色漸暗,實在心焦,天黑後走進迷宮可不好玩﹗

到了城門一看,文縐縐地說是車水馬龍,實情是亂七八糟,我不敢把旅遊書拿在手裏,在摩洛哥,當遊客的只要露出一丁點兒迷路的神情,人家就會拿你作羊牯(這一點跟中國內地不同,在國內,無論你顯得多有自信,一眾合法跟非法的旅遊從業員都不會把你放過。)只好吸一大口氣﹐憑記憶(對地圖的)硬闖菲斯古城。誰知還未穿過城門﹐竟被一年約廿多歲的小子攔住﹐我與M臉如寒冰﹐也不理他﹐逕自走路。他面向我們﹐一邊倒行一邊遊說我們去住他的旅館﹐雙手揮動﹐表情豐富。入得城來人驢爭路﹐彎彎曲曲﹐難得他不用轉頭看路也不會撞上甚麼﹐定是城內長大的孩子了。擠擠碰碰的走了十多分鐘﹐終於看到旅館的名字﹐我吁一口氣﹐以為可以擺脫這小子了。誰知這小子兩步三跳的跑到旅館門前﹐把門打開﹐說﹕『就是這兒了﹗』原來我們要去的竟是同一家旅館﹐有這麼巧﹗

這小子叫Imam﹐按說他任務已完﹐不用再費神招呼我們﹐但他耽在我們房門外不走﹐口中不停地道﹕『我們摩洛哥人最好客﹐對賓客的熱誠出自心底最深處﹐過五分鐘就破齋(break fast)了﹐懇請兩為尊貴的客人到舍下共享晚飯﹐絕不收費﹐絕不收費﹐完全出於真心…』藻辭浮誇﹐卻說得流利﹐這番話肯定常說。我把門打開﹐只見他雙手重疊按著左胸﹐口中仍然不住道﹕『完完全全出於真心。』

齋戒月期間伊斯蘭人只可於日落後至日出前吃喝抽煙造愛﹐日落後第一頓飯叫“破齋”﹐有點像我們的團年飯,是一家人共聚慶祝的時間。Imam發出邀請時我和M都面有難色,不過聽到Imam說他家在古城內時,我們就不再猶欵了。在網上旅遊論壇發帖的驢子都以能參與當地人的破齋飯局為傲,不過他們去的大都是新城區的高廈單位,怎及得上幾百年古城民居的原汁原味?為了這點虛榮,我們跟著Imam走進迷宮一樣的菲斯古城,去體驗這難得的伊斯蘭風俗。




| 20th Mar 2007 | 北非摩洛哥 | (363 Reads)

2006年10月16-17日

Picture在馬拉喀什耽了三天﹐時已過中秋﹐不過非洲的秋老虎實在厲害﹐住在古城中的Riad 沒空調﹐拍照又不順利﹐燥意漸生﹐於是我們決定去Fes之前先到海邊涼快一番。

我們從馬拉喀什乘三個多小時的巴士到大西洋岸邊的索维拉(Essaouira)。車子停在城外﹐我們住的Jack's Apartment 則在城的另一端﹐我們須背著大包小包穿過整個古城。路兩旁是一至兩層高或商或住的居停﹐白牆藍門黃窗框﹐聽說索维拉“收留”了很多藝術家﹐難怪色彩配得這麼亮麗﹐處處悅目。還未走到 Jack's Apartment 我就喜歡上這個海邊小城。

Picture Picture

PictureJack's Apartment 就在海邊的城牆內﹐天台對著大西洋﹐古城盡收眼底。房間的佈置舒適溫馨﹐竟有點 boutique hotel 的味道﹐價錢卻比馬拉喀什的 riad 還便宜﹐一天270dirham (US30) (馬拉喀什我們住Celia Riad, 一天440dirham - US49 )是全程性價比最高的房間。

 

Picture Picture

索维拉在漫長的歷史中經歷了不同的身份﹐最初是一個魚港﹐七世紀阿拉伯人來後漸漸把她發展為一商港,十六世紀西班牙開來炮船,豎炮設壘,索维拉成為一個邊防重鎮。殖民者走後索维拉重拾她最初的魚港身份,進入廿一世紀,她的最新的定位是『非洲風之城』,以天賦本錢吸引歐美遊客。今天索维拉已是個玩滑浪風帆的勝地。

Picture Picture

我們在索维拉呆了兩天一夜,沾了這裏的悠閒氣質,反正沒甚麼要緊的名勝,便整天無所事事,逛古城﹑吃東西。別人都下沙灘騎駱駝,我們懶得走動,倚著牆壘看海鷗,拍日落,過了兩天舒適暢意的日子。

Picture Picture

註: Riad 是以民居改建的小型旅館﹐形制似中國的一進四合院﹐二至三層﹐中央為露天庭院﹐中置一方水池﹐天台遍植花樹﹐樹底設几桌。有些老外住在riad﹐整天也不外出﹐從早到晚在天台曬太陽﹐玩貓兒﹐聽一天五次的禱告鐘聲﹐優悠自在﹐真真正正是在渡假。



Next